欄目導航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司要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國資信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集團要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控股公司動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京津冀協同發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行業聚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企業黨建

 

 

新聞動態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> 京津冀協同發展   

聚焦京津冀產業鏈粗放的“兩鏈”融合狀態怎么改變?
發布時間:2021-07-26 14:22:28   來源:

產業鏈的實質是“知識鏈”“能力鏈”,其延伸轉化與升級,離不開人才鏈的配套支撐與協同。近年來,各地一輪輪引才政策頻出,展開“人才大戰”的背后,實際是政府強調人才鏈與產業鏈融合發展的認識邏輯。京津冀是我國人才高地,把人才留住、引來、用好,產業鏈就會有新的提升和完善,協同發展也會步入高質量軌道。

京津冀地區人口總數約占全國總人口的8%,各類人才總數占比均大于8%。特別是在高層次人才中,研究生人口占全國25.4%,院士占比高達58.7%,北京的高層次人才無論數量還是質量,都處于全國人才鏈的頂端。京津冀地區后備人才資源同樣充足,本科生培養占到全國的10%左右。

豐富的各類人才資源,為京津冀人才鏈和產業鏈的構建奠定基礎。2016年6月,工信部會同京津冀三地共同出臺《京津冀產業轉移指南》,提出要利用京津冀已有產業基礎與優勢,引導汽車、新能源裝備、智能終端、大數據和現代農業五大產業鏈合理布局、協同發展。2017年三地聯合發布《京津冀人才一體化發展規劃(2017—2030年)》,提出2030年基本建成“世界高端人才聚集區”的發展目標,這是我國首個跨區域的人才規劃,也是首個服務國家重大戰略的人才規劃。今年2月,北京市提出加快構建京津冀協同創新共同體,推動創新鏈、產業鏈、供應鏈“三鏈”聯動、產才融合發展。三地還實現職稱評審結果互認,促進人才跨地區自由流動。

恒大研究院2020年發布的《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報告》顯示,在中國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00強中,北京排名第3,人才吸引力指數78.7;天津排名第10,人才吸引力指數35.9;河北10個城市上榜,其中石家莊排名第23,人才吸引力指數18.9。

然而,長期以來,京津冀人才鏈與產業鏈總體上是各自發展,欠缺政府部門有力的統一協調,更多是市場自發的簡單融合。目前,京津冀區域人才鏈與產業鏈融合仍處于比較粗放狀態。表現在:

——人才結構性矛盾突出。京津冀三地的院士人才比例為88.5∶7.6∶3.9,R&D人員北京占比為58.7%,研究生人口北京占比為80.7%,北京與津冀兩地高層次人才呈現斷崖式落差。2020年,京津冀三地人均GDP分別為167638元、90175元和47419元,在全國排在第1、第7和第26位,河北人均GDP僅為北京的28.3%和天津的52.6%,造成河北承接京津產業轉移、合作共享能力不足,引才難、留才難問題始終存在。

——產業梯度差異明顯。2019年,北京三次產業結構為0.3∶16.2∶83.5,已進入后工業化時代,現代服務經濟和知識經濟已成主導力量。天津三次產業結構為1.3∶35.2∶63.5,基本實現技術集約化和產業高端化。河北三次產業結構為10.0∶38.7∶51.3,高端服務業和裝備制造業占比均不高,六大高耗能行業占比長期居高不下,仍處于工業化爬坡中期階段。總體來看,河北的制造業與服務業與京津的差距較大,造成上下游關聯程度不高,產業對接困難。

——協同發展存在制度障礙。京津冀在資本自由組合、人才流動、技術和科研成果自由轉移轉化方面,由于市場的割裂,沒有形成區域大流通市場新優勢,在市場準入、行業監管、資質認定、信用評價、稅費減免、財政補貼、社會保障等問題上,三地制定的規則和實施的標準互不相同,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資源要素的跨區域流動。可能受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嚴控人口的政策影響,北京人才凈流入占比已多年成負值,而且在擴大,津冀人才流動也從2016年、2017年的流入狀態轉變為2018年、2019年的流出狀態。

——產業轉移吸引能力較弱。津冀正處于新舊動能銜接交替的時期,傳統產業加快調整,新動能培育還需時日,在承接北京產業轉移方面存在不會接、接不住、留不下的問題。同時,津冀上下游配套能力、產業技術工程化開發能力及創新成果轉化服務能力不強,與北京產業鏈、人才鏈的融合度不高,造成承接北京產業轉移水平不高,引進企業層次和水平不高,大多處于產品鏈的中低端,高層次、引領性產業轉移明顯滯緩,產業轉移中地區結構和產業結構也不盡合理,北京企業“蛙跳現象”凸顯,北京人才“東南飛”。

——協同創新合力尚未形成。2020年,北京市共認定登記技術合同84451項,成交額6316.2億元,其中輸出津冀技術合同成交額為347億元,僅占5.5%。近年來,中關村科技成果除北京本地轉化外,50%以上落地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,僅有不足一成落地津冀地區。這也說明津冀創新體系發展較弱,承載力不足,無法實現與北京的有效對接。

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教授張貴認為,京津冀要突出“人才鏈+產業鏈”頂層設計。編制完成的《京津冀產業協同規劃》要盡快出臺,要研究梳理京津冀主要產業鏈條,找準融合互補的契合點,推動京津冀產業按照鏈式發展進行產業對接和發展銜接,并圍繞產業鏈部署人才鏈。他建議配套制定《京津冀產業人才協同規劃》,梳理重點產業上下游鏈條及關鍵環節,繪制人才圖譜,提高“兩鏈”融合發展的前瞻性。同時,要創新人才鏈與產業鏈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,三地人才辦要定期發布京津冀產業人才協同發展倡議書,重點構建以產業鏈發展需求為導向的京津冀人才引進與培養機制。要完善京津冀人才共享機制,繼續擴大人才互認范圍,實施資格互認、政策互通,統一規范京津冀人才資源市場,建立京津冀人才鏈與產業鏈融合發展評估機制。

河北省社會科學院人力資源研究所副研究員姜興說,京津冀要發揮“鏈式發展+人才開發”企業主體作用。津冀兩地要提高非首都功能承載能力,對標對表北京的重點和優勢產業,深入開展“建鏈、補鏈、強鏈、延鏈”招商,著力引進一批產業關聯度高、經濟效益好的優質企業,做好津冀產業發展和承接轉移的銜接、政策協調、信息共享和協同監管等,構建京津冀上中下游協同配套、集群發展的產業鏈生態圈。要做大做強本地企業,引導企業重視技術創新,幫助企業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消除各種阻礙產業鏈創新、多鏈融合的政策壁壘。要增強企業人才開發主體意識,建立以企業為主體的人才開發投入體系,拓寬實用型、管理型和技能型人才的發展道路,特別是以多種方式引進培養原創型和創新型人才,使企業成為人才鏈建設的活躍主體。

近年來,北京全國科創中心建設跑出“加速度”,向建設國際技術創新中心邁進,但津冀受益未達到預期。張貴對此建議,建設“北京輻射+政產學研”協同創新體系。一方面,建設京津冀協同創新體系,有效增強北京對津冀的科技輻射帶動力。另一方面,用“頂尖”人才聯合培養“頂尖”人才,實施產學研聯合培養。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京津冀建立藥品監管領域首個統一區域性檢查標準
 
首頁 公司概況 新聞動態 業務領域 企業黨建 信息公開

CopyRight 2007---2021 www.paidea.net Inc All UV Right Reserved
Powered by 中創信投投資控股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搜撲互聯  備案號:京ICP備15066334號-1

日韩成年免费网站_亚洲黄色a片视频_俺也去五月天婷婷深深爱